balletbamboo

十梗 赤黄(短END) by zero晴

zero晴:





赤黄·生贺




一·电车


很多事情,很多感情,都觉得无法用语言表达,就如我爱你这件事情,就如我爱着你这件事情。




黄濑将手搂在赤司的腰间,让他贴近自己,低头有意无意的用唇擦过他的脸颊,浅浅地勾起唇角,满足的微笑,最后,他干脆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赤司暖暖的颈窝……




“凉太?”耳边传来自家恋人带着询问的声线,他懒懒的嗯了声,呼出的气息扫过他的脖颈,赤司不适的躲了躲,黄濑不竟低笑出声,“小赤司很怕痒呢。”




“凉太别闹了。站好。”




现在正处于下班的高峰,两个人正站在拥挤的电车里,人多不过是拥抱他的借口,黄濑搂住赤司的手力道不减,反而增加了几分,也完全没有要听赤司的乖乖的站好,埋着头深深地呼吸,许久不见恋人的味道,甜蜜的气氛溢出,他伸出舌尖,亲舔那处,赤司猛地伸手堆开黄濑,用着好看的异色双瞳瞪过黄濑,意外的发现自家恋人稍微带红的耳根。




“凉太你做什么?”




黄濑笑得暖暖地,细毫不介意眼前的恋人一脸要暴走的样子,“听说怕痒的人很疼老公的哦。”说着这俏皮的话,又借着人潮拥挤,将面前矮自己一截的赤司搂了过来,这一次,带着些霸道的力道,像是夺过来似的紧紧地拥抱住。




“小赤司,我好想你。”




赤司在怀里挣扎了下,听到他这样说便停了下来,“凉太你刚刚说什么?”




“我想你。”




“前面的那句。”




“……呃,不,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赤司安静了下来,像是不再追究,垂在身侧的手,慢慢地游了上来,停在了黄濑的腰部以上。




二·惊喜




如果你问我,我们会在一起多久?我会很认真的回答你,十年?不对。二十年吗?也不对。是整个的未来哦。




谈的是远距离的恋爱。




黄濑一直是个害怕寂寞的孩子,所以,时间一空下来,他就往京都跑。




伴随着周未的来临,心情也跟着高涨起来,这个周未,没有工作,是空闲,可以去洛山。社团活动结束,黄濑就迫不及待着冲凉换衣服,简直是神速!笠松看着挂着一脸幸福微笑的黄濑,顺带的问了句,“要去洛山?”




“咦咦咦?前辈怎么知道?”被人猜中黄濑有些惊奇的转过头看向笠松。




“不知道很难啊!”森山接过话回答。




“咦?”森山伸手拍了拍黄濑的肩,“已经可以看到你周围的粉红泡泡了。”




“啊?”




“啊,有个小情人真好啊!”




黄濑这一次倒是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关上衣柜的门,尴尬的揉了揉他金色的头发,“也并不是这样。”




“嗯?不是?你和那个洛山的队长不是这种关系么?好伤心啦,要是妹子们知道她们输给了男人,可要哭惨了。”




“小赤司才不是!”




“诶?你们不是那种关系么?”




“不是,啊,不对!”黄濑难得一脸认真的看向森山,“我才不会将小赤司拿来和女生比,小赤司是唯一仅有的!”




“啊啊啊!秀恩爱什么的,快滚啦,黄濑!少了你,我才能够更多和妹子联谊约会啦!快去快去!一会赶不上电车了!”




“啊啊,是哦!”黄濑抓起自己的包就往外面跑。




“呐,黄濑,远距离的恋爱,小心出轨哦!”森山在身后坏坏的冲着黄濑叫嚷,黄濑皱了皱眉,不再理会,往前跑去。




风在耳边沙沙作响,森山那句话在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最后停下脚来,调整心态,深深的呼吸后长长的吐了口气,再快步的向前走,迈过长长的走廊,走过宽敞的中庭,然后,朝校门口走去。




入秋的天,微凉。




风拂过他微长的发,遮住了他的视线,他想看清楚前面停立在门口的那个人是谁,可是缕过流海又立刻被风吹乱,最后他索性,抬手按住前面动荡不安的发线,去看那人,那人侧过身也向他看过来,赤红色的头发,流海比上次见面略微短了些,他站在那里,冲他微笑。那是他这一辈子见过最美的笑颜,他不再犹豫冲上前去,将那人紧紧的拥抱在怀里。




“小赤司,小赤司……小赤司。”




“嗯。” 




“你来了。”




“我来了。”




“好高兴。”黄濑不安分的用他金黄色的脑袋在赤司脸上蹭着,赤司伸手抚过他的背,有意识他安静的意味,黄濑不满足于此,离开他几分,对上他的异瞳,是他的赤司,他安心的微笑,然后,不由分说,低头去吻他的唇。




动作太过突然,赤司为没有料到黄濑下一步动作的自己感到有些吃惊,但也没有推开他,仍由着太久不见的自家孩子撒着娇。




“凉太怎么了吗?”良久,才松开彼此,赤司抬头看向不知所措的黄濑问。由于自己太不注意形象,侧过头看四周,听到赤司的问话才回过头。




“诶?没有。小赤司来见我,这算给我意外的惊喜吗?好高兴,不自觉就这么做的,对不起。”低头道歉。




“凉太做过才想到这是在外面,是不是有点顿感?”




“啊,小赤司好过份,竟然这样说我。”




“并不是哦,凉太。”




“嗯?”




“凉太是模特吧,所以,至少,在外面要懂得节制。”




“啊!我才不介意呢!”黄濑鼓着腮帮,像个孩子一样反驳道。




赤司淡淡笑,“嗯。”




没关系,我会为你支撑起一片天。所以,做为我的你,只要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那些都不重要,未来,我会守护你,这样而已。




三.同居




分别总是会让人寂寞,所以忧伤总是如影随形。




从神奈川到京都,若没有意外,两个半小时的车程。每次黄濑都会故作坚强地勾起嘴角压低着眉檐冲着赤司微笑,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在赤司眼里是多么的牵强,赤司也会配合着他对他笑,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的分别吻,惦起脚尖,扯着他的衬衫下摆去亲吻他的额头,脸颊,“再见凉太。”




剪票口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沉寂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不会有人特意的注意到这两个少年。他们也是。




赤司将黄濑推了进去,黄濑扭着头,笑容渐失,赤司不再看他,转身离去,这时的他才转过头,用手背擦过眼睛,最后捧起自己的脸。




声音从手指间的缝隙传出来,带着浓厚的哀伤,一遍一遍的念着:“小赤司……小赤司……征……”




不愿意分别。




这样的见面,这样的离别,还要这样的承受多久?




自家的恋人性格,他不是不知道,当初那样毅然的选择了远地方的洛山,得知这个消息的他,才恍然明白,赤司的选择,与他们谁都不同,而且是离他最远的地方,京都。




当时,关在物控室,一个人哭了很久。




被人落下,如是被人抛弃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直到毕业,赤司都没有向他说明为何会去那么远的地方。




情绪低落至上了海常不久后的周未下午看到赤司出现在海常的校门口。




他才知道自己从来未有被他抛弃。




“小赤司你怎么在这?”




“我来拿我落下的东西。”赤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黄濑胸口一紧,指向自己,“我吗?”问完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清高过头。




而赤司勾起一抹笑,扯过他的领带,凑上前去亲吻他的嘴角。




这样爱你,怎么能忍受分别?




坐在靠窗的位置,黄濑撑着脑袋看着沿涂飞逝而过的景致,过往的一幕幕又闪过眼前,掰着手,数着,一、二、三、四、五……如果,如果,如果……工作日程表上这周没有工作,如果没有突然而来的意外事情,还剩下五天。




这样的想念着一个人,这样的爱着一个人……




下车后,滑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自家恋人的名字,触碰,点开,是邮件。




“凉太,上大学后住在一起吧。”




一下子就戳到了那个在心里飘浮着叫忧伤的东西,黄濑捧着手机,蹲了下来,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到液晶屏上,他用手背拭干又落下……动作一直重复,手机光亮也因为他的动作一直在待机着那封邮件上……




好久,他才点开回复栏,他只写了一个字:好。




四·名字




我要的是一个完整的你,包括着,你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赤司是个没有过去的人,而黄濑并不是。不仅仅只是职业本身存在的原因,也并不是他的性格使然,虽然有着一些鲜为人知的过去,但,他的所有,都给了赤司。




黄濑将头枕在赤司的双腿之上,按着手中的摇控器,直到将所有的电视台换了一遍,最后又将摇控器丢于茶几,仰头看赤司。




赤司捧着本书,没有注意到透过书边缘的缝隙黄濑的视线,良久,黄濑才不满的拉开他的书,“小赤司。”




“怎么了?”对于黄濑的动作,赤司并未反感,只是低头看向黄濑问他怎么了。




黄濑嘟了嘟嘴唇,“想喝水。”




赤司勾唇笑,放下书本,然后将黄濑的脑袋抬起放于沙发,自己站了起来,“凉太想喝冷的还是别的什么?”




黄濑也坐了起来,看过赤司走进厨房的背景,“小征。”答非所问。




“诶?”赤司猛地转过头看向黄濑,“凉太你刚刚在叫我?”




“嗯。”




“凉太你?”




“不行吗?”黄濑反问。




赤司闻言不再纠缠,又侧过身去忙手中的动作。




黄濑见状,也不再吱声,拿起赤司刚刚放下的书,翻开,内页很干净,偶尔有的地方做着记号,写着一些简单的注解。这是属于赤司的笔迹,指腹细细的滑过,像是在抚摸他的皮肤。




他从未有当着他的面唤过他的名字。




说不介意,那是假话。




因为在洛山,就有那么一个人叫自家恋人的名字,明明身为恋人的他都一次也没有唤过,就算是这样的任性,唤了他的名,可是他,却显得不那么高兴了。




心里,堵得有点慌,不至于疼痛那种。




情人之间,唤着亲密的称呼,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本想着唤着他这声征,等到再成人一点再说,只是没想到的是第一次上洛山就遇到了那个叫叶山小太郎的家伙,他竟然当着他的面勾着自家恋人的肩膀唤着小征。




醋意一瞬间就袭了上来,那是一场不开心的见面。




至少对于他来讲。




他本以为,自家恋人的性格,根本不会有亲密到如此地步会直呼其名的人,可是,自己想错了。




“凉太想叫我的名字?”赤司将手中调好温度的水递给黄濑问。




接过马克杯,低头不出声。




“那么重要吗?”赤司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可是……”黄濑想说什么,又吞回肚子里。




“嗯?”赤司挑眉。黄濑依然是捧着杯子,低着头看着水纹不说话。赤司勾唇一笑,柔情似水,他夺过黄濑手中的杯子,“凉太不渴了么?那给我。”




“咦?!”




赤司抬起杯子,抿了口,放下杯,转过头,捧过黄濑正吃惊的脸,压过他的唇,给他灌了进去。




动作有些突然,黄濑喉咙上下一个咕噜,还是有些没有来得及咽下的水顺着下巴流了下来,赤司并没有放开他,细细的,一遍一遍的舔过,发出色情的水渍声,黄濑脸红一阵。




“小赤司……”




赤司松开他,抵上他的额头,“怎么?不叫我小怔了?”




“诶?!”




赤司笑得狡黠,“如果凉太那么想的话,可以哦。”




“诶?!”




“不过,叫征就可以了,不许带小字。”




“诶?为什么??”黄濑满脸的疑惑,问赤司。




赤司松开他,侧过身,拿过刚刚看着的那书,继续翻开。




“凉太觉得呢?”




“不知道。”




“那就这样吧。”赤司回答得漫不经心。黄濑一头雾水。




那事就到此为止,赤司再也没有提起,他怎么会提起这些放在心里小小的事情,不过是他唤所有人的名字,而他的凉太唤着所有人的酱。




那是属于他们的相性,他才不会轻易的打破,别人怎么叫他无所谓,只有他的叫法才是特别。




五·眼睛




我爱你,我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黄濑接受了一个专访,记者这样的说:如果是和黄濑君这么完美的人做恋人的话,一定很幸福吧!黄濑笑得有些恍惚,回答:并不是哦,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完美的恋人呢!




一鸣惊人。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吃惊到了,随后就传来尖叫声,记者像是捉到了什么惊天的艳闻:黄濑君言下之意是有了恋人吗?黄濑有些害羞的脸红,场上又鸦雀无声,期待着他的答案。




他顿了顿:是有个最喜欢的人,不过,我不想因为自己而给他带去困扰。




这一次大家都沉默了,那位漂亮的女记者红着脸,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黄濑君择偶的标准是什么呢?或是说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地方?




黄濑抬起头,金色的眸子里流光溢彩:眼睛哦眼睛,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而且,和我一样。




飞奔到家,迫不及待地。




玄关的门没锁是自家恋人的习惯,他脱下鞋,现在已是深夜,不过,那个叫赤司征十郎的男人,不管是多晚,都是会等他一起睡觉,进去的时候,还是放轻了脚步。




推开虚掩着的卧房门,果然,赤司正靠地床头带着眼镜,看着书,听到门边的动静,赤司抬头看了过来,“凉太。”




黄濑不再畏缩,朝他扑了过去,扎扎实实地将赤司抱在了怀里,手中的书脊挺到他的胸口,有些疼,赤司也意识到,推开黄濑,将手臂抽了出来,将书合上放回床头柜,反手过来扣住他的背。




“我回来了。小赤司。”




“欢迎回来。凉太。”




“对不起,没有回来陪小赤司吃晚饭。”




“嗯。下次一起吃就好。”




“可是我想和小赤司一起吃饭,然后我会帮小赤司洗碗的。”黄濑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带着撒娇的鼻音讨好的说。




“呵。”赤司宠溺的笑,轻过他金黄色的头发,“好啊,那下次要不要试着一起做料理,我在书上看到有种做豆腐汤的方法,似乎不错。”




“呀,小赤司喜欢豆腐汤多过我!”




“没有哦,当然最爱吃的是凉太了。”




“……”意识到赤司有所指,黄濑脸红,脸埋得更深,手也紧紧的抓住赤司的背部。“我才不是食物。”




“当然不是。”




“那小赤司还要说那样的话。”




“是凉太自己要和豆腐汤比的不是么?”




“咦?!”黄濑松开赤司仰头看他,“是这样么?”




“不然呢?”




“唔。”堵得说不出话,怎么可能说得过赤司,“小赤司,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嗯。”赤司安静的嗯了声,没有打断他的话,虽然早上出门的时候,黄濑就已经和他报告了今天的行程,不过,关于这个……




“小赤司是要先听好消息还是先听坏消息?”




“啊,这个嘛,坏消息。”




“咦?为什么?”




“有种话,不是叫苦尽甘来吗?虽然不能这样形容,不过,若是听到凉太所谓的坏消息真的是坏消息的话,我会想着凉太还有好消息告诉我的,说不定与其相反不是么?是负面的也一定会有适当的好的一面,凉太不这样认为吗?”赤司耐心的给面前自家孩子解释着听似人生哲里的一番话。




黄濑也听得似懂非懂的点头,“那么,凉太的坏消息与好消息呢?”




“啊,是哦,我今天接受的那个专访,不小心就说漏嘴了与小赤司的事情。”黄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闭着一眼睛,故作可怜的看着赤司的反应。




赤司倒没有他想象中的生气会是吃惊,他只是稍微的像是为了配合自己形象般的怔了怔,“那么,好消息呢?”




“哦,好消息就是,我告诉了全世界,我有爱人了。”




赤司噗的笑了出来,他捧起黄濑的脸,低头去攫取他的唇。




“那样更好。”




“真的吗?”




“嗯。”




“可是我说了小赤司与我有一样的眼睛。”说着这话的同时,黄濑抬起手取掉赤司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去抚摸那只金色的眼。“比起小赤司带眼镜,我更喜欢小赤司不带眼镜的样子,因为和我的一样。”说得有些动情。




赤司温和的扬起嘴角,将其手握了起来,放在唇边,吻落下,虔诚而神圣。“因为这是,我是凉太恋人的证明。”




六·礼物




这个世上不会有什么能够与你相提并论东西与人。




黄濑生日的时候,绿间送了他很大一个礼物,不对,是很大一个熊!说到为什么会送个像送女孩子东西的礼物,还是那套有关星座的说法。




从外面拖个熊回来,实在是不好意思,但黄濑还是挺高兴的,绿间是属于别扭傲娇的个性,说到底还是很不错的家伙,只是不善言辞。




晚上赤司回来的时候,看到卧房的那张大床上多了样东西,横在床中间,自家孩子骑在上面,蹭着毛绒绒的熊脑袋,睡着正香。




六月的天,房间里空调开得有些凉,赤司松了松领带,脱下外套,丢在床的一角,再俯下身,亲吻自家孩子的头发,拉过薄被,替他盖上,虽然动作已经很轻柔了,可是,黄濑还是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定了定神才看清是赤司,他正要转过身出去。




条件反射的就将他的手臂给拖住,“小赤司,你回来了啊。”赤司转过头,看向还未睡醒的自家孩子,又返回来靠着床沿坐了下来。“嗯。抱歉,回来晚了。”




“唔。”黄濑将头向赤司身边拢了拢,有些不满的含糊的唔了声。




“凉太吃晚饭没?”赤司轻抚过他的脸颊,问。




“嗯,吃了。”




“是么。”赤司显得有些疲惫,也随声应合。




然后黄濑又离开了他,转过身去抱那只熊。“呃,凉太?”




“小绿间送的啦。好舒服。呐,小赤司很累了吧,快去洗澡睡觉啦,好晚了,明天还有工作呢。”脸埋在毛绒的物体间,有些沙哑,或许是没睡醒的原故。




赤司也不再说什么,站了起来,再开衣柜,拿上睡袍就去洗澡。




再回来的时候,黄濑还是如刚出去的那个睡姿,让他有些发笑,用毛巾拭擦着头发,又转过身走出去,再去冰箱里取了支水,一饮而尽。




突然的转过头看向客厅里日历,上面是整个的六月,最后目光落到了十八号的这一天,勾唇笑。




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我最爱的你诞生于这个世上,然后与我相遇,相爱,最后属于我,成为我的东西。




赤司再次进去的时候,打开了壁灯,是橙色的,当初一起去挑的颜色,两个人都不说,默契地很多东西都挑选为橙色,那是属于他们的颜色,红与黄的结合体,温暖的颜色。




睡下去的时候,才看到自家孩子并没有睡着,睁着眼睛看着他。




“凉太?”




“小赤司。”




“睡不着么?”那只熊隔在两个人之间,赤司想伸手也拥抱不到他,他选择了放弃。




“嗯。”黄濑嗯了声,听不出情绪,赤司侧过头盯着黄濑看他的脸,“凉太你不能将这个放到别的地方去么?”




“可是小绿间说要放在床上。”




“……那好吧,睡吧,晚安,凉太。”说完赤司自顾自地闭上了眼睛,黄濑皱眉,也不再说话,蹭了蹭毛绒绒的熊脑袋,也乖乖的闭上眼。




太过于安静的夜晚,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不适喘不过气的醒来时,看到自家孩子抱着的那只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滚落在地,而黄濑本人却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肩膀处,赤司小心翼翼的将他的手拿开,深深的呼吸,而后伸手将他环了过来,亲吻他的额头,而黄濑似乎也感觉到他的动作,再往他怀里靠近几分,嘴里还在含糊不清的念着小赤司。




赤司满足地扬起唇角。




第二天清晨,黄濑醒来,身边早就没了赤司的身影,自己怀里抱着的是绿间送的熊,一个挺身坐了起来,泄气般的将那只熊丢到一边,却瞥见床头柜上放着打着蝴蝶结的小礼品盒,下面还压着便签纸。




胸口一紧,他抽过便签纸,上面是他恋人的字迹。




凉太早安。




早餐做好了,起来后热一热再吃,这是给凉太的礼物,生日快乐。谢谢在多年前的6月18日这一天出生的你。 







眼眶一热,他并没有忘记,黄濑将那张便签纸认认真真的折叠好,再打开放在床头自己的钱包,将那张便签纸放了进去,礼物什么的都是其次,只要在你心中,我是最重要的,这样就够了,最后,他才去打开那礼品盒,里面躺着的是一只银色的指环,上面刻着AKASHI的字样,笑容渐渐散开,自己从指尖上套过去,在无名指上,大小刚好,扬手,对着晨光照了照,放在唇边亲吻,想到了什么,他又将指环取了下来,放回盒子。




再找到手机,滑开屏幕,邮件处。




致征




不是你亲手替我带上的不算礼物哦。那只熊先生我已经放到柜子里去了,所以,今晚抱我吧。




凉太。




七.占有




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谁还能像我这样的宠着你?




成年后的忘年会,赤司与黄濑都喝了点小酒,而赤司似乎不胜酒力,没多久就有点晕晕乎乎,到最后与伙伴们散场时,黄濑后知后觉的才发现安静不多言的自家恋人步子似乎不太稳,上前将他掺扶起,赤司想甩开他的胳膊,但还是被黄濑抓回怀里,抬头见是黄濑,才觉心安的将自己的重量靠上去。




“小赤司,我看还是我抱你出去好了。”不怕死的建议,赤司摇了摇头否决,看样子是不想多说话,双颊微红,连到脖子都是淡淡的红色,黄濑朝身边的众人瞅了瞅,伙伴们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他俩,黄濑嘟了嘟嘴唇,一手扶着赤司,另一只手去解自己的外套,动作有些困难,而赤司本身几乎一点力也出不上,完全的靠在黄濑胸前,黑子上前一步,问,“黄濑君需要帮忙吗?”




而黄濑头也没抬的继续解着外套的扣子,拒绝道,“不用了,谢谢小黑子。”黑子又将步子退回原地,继续打量着黄濑,以及没有防备样的赤司,这种景致可是很珍贵的。




“哲,你根本不用理他的。”青峰皱着眉头一脸的不爽,“啊?”




“赤司养的忠犬现在才是他展现作用的时候。”




“是这样的吗?”黑子反问,而黄濑听到这话时,外套也脱了下来,抬头冲着青峰道,“小青峰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要乱说话。”




“咦?黄濑我看你也醉得不轻吧!”




“切,懒得和你说,小青峰这么粗线条的人怎么可能懂。”黄濑嚷嚷将赤司扶正,替他穿好自己的外套。




“啧,黄濑你竟然说我粗线条?”




“……”黄濑不再理会他,也没有问赤司是否愿意,弯下腰将赤司抱了起来,赤司因脚下一阵悬空,眼睛突然变得敏锐起来,双手条件反射的环住黄濑的颈,“凉太?做什么?”




“嗯,我们回去了。”听到黄濑这样说,赤司也便顺从的将头靠在黄濑的胸前,结实的身体,温暖的体温,以及鲜明的心跳,让他感觉有些困,最后在他阖上眼睛的瞬间,浅浅的勾起了唇,一抹无声的微笑。




这让众人看得有些傻了眼,“所以说,好吃的东西我才不要给别人吃呢。”一直似乎不在状态内的紫原打破沉默这样说。




“诶?”青峰满是不解。




而后绿间推了推眼镜,“走了,还杵在这干嘛!”




“什么嘛!”




“紫原君的意思大概是说这样的赤司君,黄濑君才不要让我们看到。”




“诶?!哲你在说什么啊?”




“不,青峰君不明白就算了。”




“所以说青峰你才是最大条的吧!”




“喂!绿间你们干嘛都针对我啊!”




黑子也不再理会青峰的叫嚷,上前替黄濑开门,紧随其后,后面众人再跟着出来,分别的时候,黄濑将赤司小心翼翼的放上了出租车,再转过身来向他们告别后,又匆匆的赶了回去。




关于你的另一面,只有我见到就好,别的人,都不要,那些东西,那些表情,全都只属于我,只属于我,你是我的。




赤司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被人囚禁在一双温暖的弯臂里,仰头看自家孩子的睡颜,做什么都擅长的他,却不胜酒力,这点确实有些难以启齿,状态不佳时看到青峰与自家孩子一直在那打打闹闹的叫嚷,感观上有些难受,不小心就回忆到了国中时期,自家孩子是因为憧憬青峰而进入篮球队的,还有一些他并不想回忆到的事情,两杯清酒下肚就觉得不太舒服起来。




赤司掀开被子下床,才发现自己衣服也换掉了,想象一下自家孩子昨夜定是伤透恼筋的样,勾了勾唇,拉开门走了出去。




冲了个澡,跑到阳台,靠在栏杆,吹着夜风。




或许是太过失态,有的时候悲伤的感觉总是很容易就蔓延出来,有种感觉叫做触景生情,或许自己也逃不过俗人这个词,摇了摇头,仰望星际,在这座城市其实见不到什么星星,只是在云层稀薄的时候,偶尔见到,或许是大家都太忙于节奏紧迫的生活,已经忘记如何仰头看天空的颜色,渐渐地,就忘记了最初的那份感觉是什么。




我们这样,还能持续多久?突然冒出的这么一句话,让他缩了缩脖子,凉,头发还未干,风吹过,水滴在脖颈处,太凉了。




但他却心里升起年少时期少有的任性,不想转身回房,一直站在那里。




直到,肩膀被人握住,他才向后仰起头看那人的脸,“小赤司。”




“凉太?”




“嗯,醒来时小赤司竟然不见了。”




“怎么会。”




“好点了么?”说着黄濑伸出他的那只带着体温的手覆上他的额头,温暖的感觉瞬间散开,赤司转过身过,面朝向他,双手搂在他的腰间,将他环住,仰头静默,黄濑微笑淡淡,拥住面前的恋人,低头去捕捉他的唇。




寂静的夜,冷风拂过的落地窗帘,相拥吻着的两个人。




有什么我要离开的理由?这样还能维持多久?这些事情根本不用去想,不用去理会,因为,他现在,此时,正在你身边,与你做着情人间最亲密的事情。因为,他现在,正在你的身边,爱着你。




“小赤司是我的哦。”黄濑将头耷在赤司的肩,低声说道。




“所以?”




“以后不许在外面喝酒,就算是应酬也不许。”




“这样吗?”黄濑松开他,抵上他的额,看进他的眼睛里,“小赤司不同意吗?”




“不,只要是凉太要求的,什么都行。”




我在这里,整个的我全部在这里,你要的话,全部拿去。




“睡去吧,小赤司。”




“嗯。”黄濑冷不防的弯腰就将赤司腾空抱了起来,赤司也不挣扎,转身抱进屋里,抱进房间里。




夜色浓郁,是属于他们的时间。




八.保护




直到你出现以前,我孤单了这么久。




黄濑喜欢撒娇,从国中认识开始,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向谁都喜欢撒娇,而众人都不太理会他,不买他那份独有的纯情帐,只有一个人是特例,那就是后来成了他生命中另一半的赤司征十郎。




赤司待人一向严谨,待自己更胜,没有人敢冒然的接近,帝光时期一个危险强大的存在,谁说他不曾温柔不会温柔,只是他的温柔只给了一个人,最后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黄濑凉太。




就如青峰所说的番犬与女王的组合。




两个极端,看像是八竿子打不到的两个人,其实却是相性最合的两个人,意外的合拍。




黄濑当然知道自家恋人厉害,不过究竟有多厉害,他还是不知底细。




就算是高校大学同居,再到出来工作,他都还是没有摸清赤司究竟有多少秘密,赤司不说,他也不会问,这一点,黄濑做得非常好,道听途说是情人间因为秘密而更甜蜜,因为会偶尔给你惊喜或是更多。




这天工作告一段落的黄濑,早上睡了个大懒觉,起来时如往常,已经不见赤司的影,去到客厅里有做好的早餐,这样的习惯从大学同居到现在一直没有落下过,赤司有时间就会给他做料理,早餐是必须的,赤司说他总是在外面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所以早餐一定要好好吃。




有些感情早就已经溶入了生活,不需要每天对着他说我爱你这种看似动听的情话,彼此不说,但却都是彼此间最深爱的人。




早就已经有了的习惯,每天早上起来刷牙洗脸梳洗过后来到餐桌前就有早餐吃,每天晚上不论多管不论谁先回家都会开着灯等着对方回来。




这就是他生活中的一部份,这些都是他们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黄濑满足的吃完早餐,再进房换上便衣出门,去到车库取车,然后,想也没有多想就飙到赤司所属的楼宇。




他只知道赤司在这里上班,年纪轻轻的自家恋人早从大学一毕业就接手了他父亲的事业,他问过赤司为何要继承这么早,赤司笑而不答,后来黄濑也识趣的不多问。




他从没有来过这里,虽然是好几次经过,但他也没敢往里边迈进一步,像是怕打破了他与赤司之间的那份微妙的平衡。




带上眼镜,进入旋的玻璃门,看到楼下柜台前站着端庄的接待小姐,冲他友好的微笑,黄濑上前,趴在柜台,支起下颌问,“我找小赤司,他在吗?”




礼义小姐因为他唐突的问话,显得有些尴尬,再加上他唤着赤司的名字,脸红,“先生您有预约吗?”




“诶?还要预约的吗?”保护过头的孩子,看似绅士,其实什么也不懂。




“没有预约的话,不能见社长哦。”




黄濑困扰的抓了抓头发,低头切了声,瞥见电梯正下到一楼,眼睛一转,打着坏主意想冲进去算了,“叮。”的声音响起时,门开了,里面走出的人正是他要找的自家恋人,一身笔直的黑色正装,打底的是白色的衬衫,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微微的垂着头听着身边的男人给他讲解着什么。




他从未有看过赤司工作时的样子,此时不竟傻了眼,眼瞅着自家恋人完全没有看向他这一方正要走入旋转门,哪还顾得什么形象什么乔装,他取下眼镜,神情呆滞地唤道:“小赤司?”




后者停下正在迈出去的脚步猛的回头看向他,同时也是一脸的吃惊,不过只是一瞬间的表情,然后,赤司转过身上前拽过黄濑的胳膊就往电梯里走。




“诶?小赤司?你不是正要出去么?又回去干嘛?”黄濑被他拽得有些步子不稳,急急的提醒着赤司正要做的事情,而赤司头也没有回的回答,“凉太有好好的吃过早餐吗?不是今天休息?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在家里很无聊啊,所以,就想来看看。”




“看什么?”




“看小赤司工作时候的样子,果然和在家里不一样呢!”




“你是笨蛋吗?”




“诶?”说着的同时,赤司已经将黄濑抵在了电梯间,快速的按上了电梯的按纽,门还未来得及合上时,赤司转过身就扯过黄濑头发,掰过他的脑袋,咬上他的唇。




“……”想反抗的话被咽了回去,黄濑有些手足无措,最后一瞥,看到电梯的角落摄像头直直的盯着他俩!




黄濑一个着急,用力的将赤司推开,“小赤司,会被人看到的。”黄濑使了个眼色,赤司不以为然的挑眉看他,“怎么,怕了?”




“才不是,这是小赤司工作的地方啊,要是被传出什么对小赤司不好的话,我才不要呢!”




“你这是在保护我吗?”




“咦?不是,我只是不想让小赤司感到困扰。”黄濑低下头有些难为情,赤司淡淡的勾起唇,伸手抚摸过黄濑的侧脸,“没关系,这里是我的地盘。”




“诶?小赤司这样说话像黑道一样。”




“。。。”赤司不反驳,这时电梯到了楼顶,然后赤司牵过他的手,将他带了出来。




社长室的外面,还有着他的行事秘书,看着自家的社长牵某个人气模特的手,不竟有些意外的不知如何反应,赤司狠狠的朝他看了眼,他识趣收回自己疑惑的目光。




赤司将黄濑推了进去,然后叮嘱着谁也不要靠近那扇门,自己才进去锁上门。




黄濑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坐在沙发上,垂下头道歉,“对不起,小赤司,我果然不该过来的。”




“现在才知道错了?”




“嗯,对不起。”




赤司轻呵了声,手撑过沙发的靠背,俯视他,黄濑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却发现赤司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生气,异色的瞳孔里带着他道不明的情愫,“小赤司?”




赤司像是紧崩的神经给松懈下来,俯身拥抱他,侧头亲吻他的脸,“凉太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诶,真的?可是小赤司生气了。”




“没有。”




“我打扰到小赤司工作了。”




“没关系,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小赤司,我……”




“我爱你。”赤司很果断的打断了黄濑胡乱的猜测,直接明了的告诉他的感情,黄濑不出所料的怔在那里,满脸通红,最后用双手捂起脸,“小赤司别突然说这样的话,好害羞。”




“是吗?凉太呢?”赤司拿开他的双手,坐了下来与他平视,黄濑点了点头,再勾住自家恋人的颈,“嗯,我也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很爱很爱小赤司了。”




没有人比你更重要,不会有人比你重要,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有你重要的,所以,我来承担,所有的,都给我,这样便行。




赤司他永远也不会让他家的孩子知道自己当初为何会那么早接手家业,他也不会告诉他家的孩子他真的与黑道有染,他更没有可能会告诉他他其实身份并不仅仅只是社长这一个,就算是做了再大的事,做了再多的成就,他其实不过是想站在他的背后,支持着他家的孩子做着他想做的事情,他只要护着他这在条并不干净的路上风雨不侵。这便足够。




他的撒娇是他的,他的眼泪是他的,他的温柔也是他的,他的一切都是他的,他是他的!因为他是黄濑凉太他是赤司征十郎。




所以说,在你出现之前,我孤单了那么久。




九.男人




爱着一个人,就要和他做着许多爱人之间该做的事情,即使是在你的眼里,看来那些话语,动作,事情都很白痴,可是还是忍不住一起去陪他甩二。




?你是谁呐?我是凉太哦!?


?你是小赤司吗??


?小赤司不可以随便的勾引别人上床哦!?




床头柜上手机不停的振动着,拿了过来,滑开,里面是黄濑传来的邮件,共有三条,如上。




“。。。”眉心拎了拎,抬头看坐在不远处的自家孩子趴在电脑前玩手机,赤司无奈的扬了扬嘴角,掀开被子下床,走过去,一把将他抓回怀里,“我是你男人!”




黄濑被他有些突兀的动作着实的给吓到了,“小赤司一点也不好玩啦。”




“凉太你做什么?”




“唔,好无聊啊,难得都没有事在家,却哪里也去不了。”




“凉太想去哪里?”




黄濑将转椅转了过来,仰头,“呐,小赤司。”




“嗯。”




“我是小赤司的什么?”




“……”赤司没想到自家孩子竟然问出这么纯然的问题,语塞,眼看着黄濑情绪又要低落了下去,赤司抬起他的下颌,贴着他红润的唇吻了下去,缱绻地。




“小赤司好狡猾。”黄濑双颊微红,手背抹过嘴唇,皱着眉头看向赤司,“又想用吻来代替回答,好狡猾。”




“不是哦。”




“说什么不是,明明就是。”




“那凉太觉得你是我的谁?”




“诶?这明明是我问小赤司的问题吧?”




“那凉太要做我的谁?”




“那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本质上不同。”




“唔,说不过你。”黄濑气嘟嘟的站了起来,将自己狠狠的甩回床上,抓过被子,将自己埋了进去,背对着赤司不再理他。




赤司似乎完全没有留意自己是多么的宠着黄濑,见黄濑孩子般的动作,眼睛里满满宠溺的神色,只是觉得他家的孩子还真的是很任性。所以,还是得配合他的任性闹别扭。




他上前拿过自己的手机,再拖了件外套,走出去,合上房门。




黄濑在被窝里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本以为,赤司走过来的时候会上来抱住他,亲吻他,哄他,可是没有。竟然只是拿了手机出去了?!鼻子酸酸的,生气,爬了起来,拾起身边的枕头,一把朝卧房门丢去,然后,手机响起了,是邮件。




?凉太是赤司家的孩子哦。?


?也是小赤司的恋人。?




?还有,是小赤司是男人。?


?还生气吗??


?乖孩子,我带你出去。?




五封邮件,以上。




黄濑破泣为笑,他抓起手机滑下床,冲到卧房门口,弯腰将刚刚丢下的枕头又扔回床上,再开门出去,赤司披着件外套,坐在沙发上,看到他出来,扬了扬手中的携带,黄濑咧嘴笑,冲上前,一个大大的熊抱,将自家恋人抱在怀里,“小赤司最爱你了!”




“嗯,我知道。”




“要出去吗?”




“可是下雨呢。”




“这样正好没有人会注意到凉太。”




“诶,是哦!要!要出去!”黄濑松开赤司又奔进卧房去换衣服,赤司也站起来为出去做准备。




周未的午后,下雨的天空,撑着雨伞的他们。




黄濑犹豫着要不要牵手,而赤司如是知道他所想,挽过他的手臂,将自己的手揣进他的大衣口袋里,十指紧扣。




两个人一起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小超市,越过日用品区,然后黄濑停在卖安全套的商品架前,端详,?小赤司每次在哪买的呢?唔啊,没买过,要不要买??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浮现时,赤司从他背后靠了过来,伸手就取走两盒,然后若无其事的丢在购物车里。




“诶诶诶?!小赤司你?!”




“怎么?”




“小赤司竟然……”




“凉太看的不是这款么?”赤司又弯腰拾起那两盒看了看,黄濑满脸通红,他夺过赤司手中的盒子丢回购物车里,再用买的其他东西给遮起来,赤司看得一愣一愣的,黄濑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走吧,小赤司。”




“……啊,哦。”赤司跟在黄濑身后,清楚的看得到他红透了的耳根,不论你成长到何样,在我在眼,你依然是个孩子。




“小赤司不会害羞的吗?”晚上黄濑靠在赤司胸口问。




“嗯,凉太所指?”




“买那种东西。”




“哦,我是男人啊。”




“……难道我不是吗?”黄濑仰起头反问。




赤司勾唇笑,翻过书的一页,“嗯。凉太也是。”




“小赤司取笑我!”




“没有哦。只不过意义不同。”




“……”有些事情不用言明,彼此知道就好。就如,我是你男人这件事情。




十·相爱




如果可以,我真想与你做一对连体婴,不论你走到哪里,都会带上我,我们永生永世都不会分离。




12月20日这天清晨醒来时,黄濑发现外面一片银白,转头过来看赤司,赤司已经穿戴完毕,正打算出去。




“凉太再睡会吧!”这样说着的时候赤司手已经握上了门的把手,黄濑扁了扁嘴,赶紧上前,将他的手臂给抓了回来。




“凉太?”赤司稍微的仰头看他,黄濑也不做解释,挽过他的腰,倾身上前,将他抱紧,“凉太?”黄濑也不作答,头埋在他的颈窝间,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蹭。




赤司顿了顿,抬手抚摸自家孩子的后背,“凉太,我要出去了哦。”




“不要。”




“诶?”赤司不明白黄濑怎么会突然间闹起情绪,移开靠在他肩膀的脑袋,捧起,掂脚去亲吻他。本想着用个安抚的吻,可是,黄濑并没要松开他的意思,舌尖依然纠缠在他的舌及唇齿间,挽在他腰间的手用着异于平日的力道,紧紧的搂着他。




“……”




好久,感觉到两个人都不能呼吸,黄濑才离开他的唇,“小赤司,不要出去。”




黄濑整个的靠在赤司身上,赤司稳了稳步子,自家孩子今天有点异常。“凉太?”




“不要出去。”重复。




“可是凉太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




“不要。”




赤司掰过黄濑的脑袋,凝视他,“凉太怎么了?”




“没,我就想和小赤司在一起。”




“……”




“所以,不要走,小赤司,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好冷。”声音压得很低,黄濑几乎是要哭出来,看得赤司一阵心疼,最终妥协。




“好吧,不过,一会我还是得过去。”




“……嗯。”见赤司后退一步,黄濑也不再使性子,低头去亲吻自家恋人,最后穿好的衣服,系好的领带,散落在房间的地板,黄濑满足的拥抱着自家恋人再次沉沉入眠。




赤司见黄濑睡着才蹑手蹑脚的下床,重新穿戴整齐后才拉门出去。




只是。赤司前脚开门走,黄濑跟着就睁开眼,拉过赤司枕过的枕头抱在怀里……




那一天赤司都过得恍恍惚惚,看了手机不知道有多少次,黄濑没有任何的信息,早上出门的时候,自己确实带着些目的做了好几次,好让他觉得疲惫快些入睡,但也不至于要睡上一天的程度。




为了安抚自家孩子,推迟重要的会议,还真不是做事一向严谨的自己的作风,不过也罢,偶尔闹闹情绪撒撒娇的那个人正是他的凉太。就这一点就足够了。他允许自己有那么一个弱点。




办公台上的手机突然开始振动起来,心里泛过期待,只是,确实是给他的邮件,不过是过去的队友,是绿间,内容很简单:生日快乐。




啊,突然想起,自家孩子处处闹别扭的原因,苦笑,这种日子根本不重要,所以忘记了。想到此,指尖快速的在屏幕点过,随后放于耳朵边。




“凉太。我现在就回来,睡醒了没?”赤司在这头合上文件夹,然后起身去取外套,关门进电梯。




“凉太?”好半天没有听到那头的回应,他正怀疑的要将手机拿过来检查是否有接通。




“小赤司?”




“是我。”




“小赤司要挣那么多钱干什么呢?”




“……”




“我不过是想今天全天的和小赤司在一起。”




“凉太。”




“我喜欢小赤司,喜欢得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一刻也不想和小赤司分开,以前分开了那么久,好害怕啊,小赤司。”




“凉太?”




“小赤司并没有这种想法吧!我明明不想这样的,故意拖延小赤司的时间,故意害小赤司为我一个人开特例,迟到,早退……虽然这样做,小赤司都不会怪我,可是我还是像抓不住小赤司一样,好蠢啊,蠢毙了,真逊啊我。”




“凉太!”




“小赤司不用担心我哦,也不用早退,我已经吃过饭了,嗯,你忙完再回来也行的。外面又在下雪啊。”




“我现在就回来。等着我。”赤司不再废话,挂上电话,直奔车库。




为什么要挣钱呐?




因为以后凉太不再工作了,就有条件可以养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得起。




你并不特例,你本身就是对我而言特别的人,正因为有你在,所以我才在这里,与你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与你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喜欢着相同的事物,用着几乎相同的相爱的方式……




未来还有很长很远,正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才有努力的价值……




视线意外的模糊,而内心却分外的清晰。




想要回家,想要在一起,想要紧紧相拥,告诉他,你爱他,只爱他。




然而,当车停稳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孩子正站在大雪之中,搓着双手,脸颊冻得通红,在那里等着他。




开门下车,几乎用跑着的步子,冲上前,将他紧紧的抱住,“凉太,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等小赤司。”




“我并没有要让你这样子的等我!”




“可是我想早一点见到你。”




“……”松开,黄濑捧起赤司的双手,呵了口气,然后捂了起来,“小赤司,冷吗?”明明那个最冷的人并不是自己,异色的眸子突然氤氲一片,水光呈现,来不及,滚落,低头,他的凉太,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




“不。进去吧,凉太。”不动声色的牵过他的手……




以后的每一年的这一天,我都会用我全天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来陪你。凉太。




fin



评论

热度(46)

  1. SukHa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丫頭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3. gdlyuexin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4. balletbamboo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
  5. honey_lxy蓝汪叽 转载了此文字